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数字报 房产 教育 健康 论坛

16岁少女妈妈:难忍父亲暴力离家又遭丈夫毒打

2014-09-03 07:35 来源: 新快报
编辑:王长春
核心提示:一个多月前,在和“丈夫”、未满两岁的儿子外出投奔亲戚的路上,林元聪逃离广州火车站,流浪三天后终于报警求助,被送来了儿保中心。“我舍不得宝宝,但又不想再被‘老公’打,逃跑时也很犹豫,心里特别难受。”这个少女妈妈既痛苦又纠结,“好想宝宝,所以想早点回家。”
  原标题:16岁少女妈妈:想回家,但又很怕
少女妈妈
 
  儿保中心里,在一群单薄瘦小的女孩中,白皙圆润的林元聪很是显眼。和其他同龄少女不同,小小年纪就有过父亲家暴、私奔“成婚”、产子的林元聪对外界的防备导致她坐姿僵硬,和新快报记者对话过程中,十指一直紧紧交缠互握。一个多月前,在和“丈夫”、未满两岁的儿子外出投奔亲戚的路上,林元聪逃离广州火车站,流浪三天后终于报警求助,被送来了儿保中心。“我舍不得宝宝,但又不想再被‘老公’打,逃跑时也很犹豫,心里特别难受。”这个少女妈妈既痛苦又纠结,“好想宝宝,所以想早点回家。”

  父亲留下的阴影

  “每次看到他喝酒,我就赶紧找地方藏起来”

  林元聪,四川宜宾筠连人,1998年6月22日出生。她的童年在乡下度过,身边有爷爷奶奶,却鲜有父母的声影交融其中。

  5岁时,远在江苏常山打工的妈妈回家产子,这是她记忆里第一次看清妈妈的容貌。但一年后,妈妈带着周岁的弟弟重返江苏,甚至未给女儿道别的机会。这件事成了林元聪即便后来与妈妈团聚,也一直耿耿于怀的心结,“她说怕我哭,不让她走。但为什么可以带弟弟,不能带我一起?”

  2011年夏天,元聪小学毕业,终于有机会去常山找父母。据她描述,妈妈在当地一家做注塑机的工厂打工,而爸爸则是一名卖水果的流动摊贩,因为生意冷清酗酒成性,酩酊大醉时经常殴打妻女,“每次看到他喝酒,我就赶紧找地方藏起来。”

  与父母的生活并无期待中的美好。元聪在常山住了9个多月,这期间也出去打过工,因为结识了一些工友,她有了更多精神依傍。一次,爸爸酒醉再次“修理”她时,元聪想到了逃离,“那次打得特别狠,我下决心跑。”

  男友成了救命稻草

  “他给我买了新衣服,对我挺好的”

  挨完打的第二天,元聪照常去上班。下午五时,她从工厂回来,不动声色地接弟弟放学,给他煮饭,然后双手空空地离开家。她说,之所以空手离家,是想拖延父母知觉的时间,好让自己跑远一点。

  元聪清楚记得离家的时间是2012年9月28日,与她同行的,是她结识不久的男朋友,大她八九岁,“他给我买了新衣服,对我挺好的。”

  到了男友老家云南昭通,元聪顺从了对方家人的安排,一场简简单单的婚礼上,她穿着新衣,成为“新娘”。

  深居简出一段时日,元聪懵懵懂懂地产下一个男婴。“有8斤6两,很漂亮!”说到孩子,拘谨的元聪终于露出笑容,脸上泛出红晕。彼时,元聪离家已有一年多,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对家人的思念越来越浓烈,于是在儿子满月时,元聪提出回娘家。

  生米已成熟饭,“婆家人”并未反对,一行人不久后返回四川。

  “丈夫”举起凳子砸晕了她

  “等我醒来,还躺在地上,连送医院去的人都没有”

  乍见失踪超过一年的孙女,爷爷和奶奶老泪纵横。唏嘘之后,按照当地农村的风俗,元聪的爷爷提出要“五万元彩礼”。极不愉快的一番讨价还价后,“婆家人”给出了2万元,悻悻离去。元聪坚持认为,正是这笔礼金埋下了后来的祸根。

  元聪告诉记者,自从给出“彩礼”,“婆家人”便对她挑剔起来,丈夫在一些家事中也一反常态地站在她的对立面,动辄辱骂甚至动手,“经常打我,越打越凶。”元聪垂下头,十指绞得更紧。

  她流着泪回忆,在义乌打工时,因琐事争吵后,丈夫竟举起凳子砸晕了她,“等我醒来,还躺在地上,连送医院去的人都没有。”元聪绝望至极,对这段荒唐的婚姻产生怀疑。

  到了广州,她决定逃走

  “我想再跟着他走,或许哪天被他打死”

  “以前很少想自己的事儿,以为那是我的命。但现在我懂事了,觉得我可以不信命,要信自己。”2014年7月20日,打工一直不顺利的小“夫妻”转道广州,投奔“夫家”远在河源的一个亲戚。

  长途跋涉,元聪一路上都很沉默,“我想再跟着他走,以后都还是老样子,或许哪天被他打死。”思前想后,她决定在广州“脱逃”。

  孩子与男人在广州火车站等车,元聪佯称“买些吃的”,撒腿就跑。她没带多少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陌生的街头流浪3天后,元聪报警求助,被送往儿保中心。

  “我很矛盾,想回家。但又很怕。”她告诉记者,不希望来接她的是自己的“丈夫”,“我想姑姑来接我,先回家,再做后边的打算。”未来在她脑际,仍一片茫然。

  后记

  儿保中心正在联系元聪父母

  昨日下午,记者按照元聪留下的电话号码联系到她的“丈夫”,对方表示“尊重元聪的选择”,“她要走,我有什么办法?但我会好好带孩子,以后不需要她来管儿子的事儿。”

  儿保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接领该中心少年儿童的人,必须提供与受助孩子具有直系亲属关系的证件,而元聪的“丈夫”无法提供该项证明资料,所以即使来到儿保中心,也不能领走元聪,“目前正在核查元聪原籍信息,希望可以尽快将她送到父母身边。”

  新快报 记者 潘芝珍 严蓉 陈晓颖 黄晓嘉 

分享到:
声明: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 新闻
  • 娱乐
  • 房产
  • 教育
  • 健康

推荐专栏

阅读全部
  • 为和平 奔走一生的伟大女性

    一个满头银发的日本老人,为揭露日本“7.31”细菌部队的罪行,为日本军国主义向中国道歉赔偿,一直在奔走。漫漫长...
  • 几生香火旧因缘

    第一世,他是江南才子,她是名门闺秀。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嫁给他,她是知足的。他是风流倜傥的才子,二十岁...
  • 我愧对改变我命运的二哥

    我的老家在辽宁省辽阳市属下的河四村。爷爷一生勤劳能干,持家有方,因此家境比较好。爸爸是长子,由于爷爷和奶奶...
  • 都是压力惹的祸

    艾美丽在恐惧中战栗起来,突然觉得自己到目前为止活得如此卑微、如此怯懦、如此的不真实。。。“我要是死了该怎么...
  • 程春萍聊聊:登塔心事

    就在写这篇东东的前夜,惊闻老家传来消息,恩情如父的二舅舅过世,享年八十岁,心情沉重惆怅。岁月流逝,过往的亲...
  • 新发现的吉林猛人:代大妈

    数年前曾经在北京海淀区见过罗永浩一次,这个经历复杂的延边青年,已经有了成为新一代手机大亨的迹象,尽管锤子手...

新闻专题

阅读全部

娱乐八卦

阅读全部
公司简介|报社简介|发行站点|联系我们|付费推广|网站地图|LOGO|黄页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内容所有:长春新文化网 / 新文化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  
新闻中心: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运营中心: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锦河街155号 东北亚文化创意科技园图书馆三层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客服邮箱:service@staff.xwhb.com    新闻热线:0431-96618    官方微博:新文化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12377    经营性网站备案:2012061201
Copyright@ 1998 - 2011 www.x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