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数字报 房产 健康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

2019-08-08 16:39 来源: 陈斋新韵诗
编辑:刘彦冰
核心提示:由北京人天兀鲁思与太白文艺出版社合作出版的《常春藤诗丛》是一套精装本现代诗集,呈现了20世纪80年代活跃在中国,且至今仍在全国诗坛具有影响力的诗人的成就以及他们诗歌创作的面貌。 其中,吉林大学卷共有《王小妮诗选》《吕贵品诗选》《邹进诗选》《郭力家诗选》《任白诗选》《徐敬亚诗选》《苏历铭诗选》《伐柯诗选》《李占刚诗选》《包临轩诗选》十本诗集。

简 介

常春藤诗丛

微信图片_20190808163433

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大地上如地壳运动一样,崛起了一座座诗歌山脉。北京大学、吉林大学、武汉大学、复旦大学及华东师范大学,成为当之无愧的诗歌重镇。

诗人们所具有的探索、独立、丰富多彩的诗风,构建和丰富了当代诗人特有的诗学与美学传统,并取得有目共睹的诗歌成就。

大学校园在一个时代持续成为中国新诗萌发并茁壮成长的土壤,孕育出美学风格迥异的诗歌文本和兼具激情与智性的青年诗人群,并以此为基础延伸出当代汉语新诗的整体格局。

由北京人天兀鲁思与太白文艺出版社合作出版的《常春藤诗丛》是一套精装本现代诗集,呈现了20世纪80年代活跃在中国,且至今仍在全国诗坛具有影响力的诗人的成就以及他们诗歌创作的面貌。

其中,吉林大学卷共有《王小妮诗选》《吕贵品诗选》《邹进诗选》《郭力家诗选》《任白诗选》《徐敬亚诗选》《苏历铭诗选》《伐柯诗选》《李占刚诗选》《包临轩诗选》十本诗集。

总序作者包临轩认为,

“从长春高校走出来的诗人,有一种与读者通约的精神和平等交流的诚挚,他们以看似轻松、便捷的方式,走近读者和社会。其实,每一段谦逊的诗歌陈述的内里,都深藏着骄傲而超拔的灵魂。

其本意,或许是一种力求不动声色的引领,是将艺术的奥秘和主旨,以对读者极为尊重的平等方式,给出最好的传达之效和表达之美。

在艺术传达的通透、顺畅与艺术内涵的高远、醇厚和深远之间寻找平衡。正是这样一种不断打破和重新建立的尝试、实验的动态过程,正是这种不仅提供思想,还同步提供思想最好的形式的过程,推动了他们诗歌创作的前行和嬗变。”

包临轩从诗歌、校园与城市三者相互成就的关系中,捕捉到吉林大学诗人群的内在精神向度。

“这,应该是长春城市文化盛典下潜藏着的密码的一部分。诗歌的纯度,带给这座城市以充分的精神气场。作为中国当代先锋诗歌重镇之一,长春高校与上海、北京、武汉、四川等高校诗歌创作,形成了共振,成为中国朦胧诗后期和后朦胧诗时代的重要建构力量,构成了中国当代诗歌一段无法抹杀的鲜亮而深切的记忆。

就诗人本身而言,大学校园及其所在城市是他们各自的诗歌最初的出发地,现在,他们都已走出了很远,身影已融入当代诗歌的整体阵容当中,其中,一串人们耳熟能详的响亮名字,已成为璀璨的星辰,闪耀于当代诗坛的上空。我因特殊的历史机缘,对这些身影大多是熟悉的,也时常感受到他们内在的诗性光辉

他们在大学校园中悄悄酿就文化的、艺术的基因,慢慢丰盈起来的飞翔于高处的灵魂,无论走得多远,我似乎都可以辨识出来。它们已化为血液,奔流于他们的身心之中,隐隐地决定着他们的个性气质和一路纵深的艺术之旅。”

基于此,我们将分 两期 推出“常春藤诗丛——吉林大学卷”,以为新世纪汉语新诗描述茁壮成长的另一幅画卷。

诗人诗选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

王小妮 | 在飞机上

天空凭什么一下子蓝成了这个样儿

哀伤全都浮起来了。

太阳照样呆在比我高的地方

发靑的山峰个个戴了一顶金帽子。

我在想,也许能乘势升到光芒的上面去

独自一人去飞。

冷空气敲着飞机的脑壳说

那个人,她想干什么

退下,回到你那层蓝色包装纸下面去。

我当然纹丝没动

退缩在哀伤的合金壳里

偶尔看一下四周包围着传说中美丽的蓝色。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01 王小妮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

吕贵品 | 活着让我微醉

山岗之巅 一抹阳光满天飘香

晚霞正荡灿然清丽的茶汤

一壶黄昏让我微醉

悲情之间 一缕叹息日夜长歌

苦难正吟无言可述的心声

一泪微笑让我微醉

雪原之上 一树梅花千里红遍

冰凌正透凝脂妖娆的媚影

一眸花羞让我微醉

生命之中 一路烟尘分秒奔腾

岁月正行此起彼伏的悲咒

一病老身让我微醉

活着就让我微醉

微醉里面我正朦朦胧胧

月亮的一泡尿撒上了一座石碑

我被浇醒 星光燐火如虫跳跃

在我面前歌唱:何不潇洒走一回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02 吕贵品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

邹进 | 黑暗颂

黑暗降临大地

我投入你的怀抱里

群山把身体隐藏

河流把声音放低

鸟儿带着受伤的翅膀飞进树林

中箭的灵魂在天空留下痕迹

晚霞浸染过的山峦

也如死者被凭吊过的容颜

太阳落晖,祭祀开始

我们来唱黑暗颂

遥远的摇篮曲

摇动一颗动荡的心

流血的翅膀

原来受伤于毁谤的毒箭

谁能在天空上

为她找到一条更优美的路线

极乐的灵魂相互慰问

有时也忍不住哭泣

黑夜是我的法师

沉静能消除一切痛苦

尽管在黑暗中

也没有需要隐藏的野心

孤独也不会让人生出

夸大其词的懊悔

灵魂在鞭挞时才有疼痛

人在长眠中才有梦想

英雄也未必金光四射

更多的时候他像一只鼹鼠

把阳光的麦粒

深藏在它的洞穴之中

它在黑夜里埋藏金光

如同冬天的暖窖埋藏着青春

在我的黑暗身躯里

埋藏着肌肉的块垒

用它建造的灵魂楼宇

天国的使者常来常往

高贵的时代被反复吟诵

游人造访古老的国度

我胸中发生的声音

是来自天空的回响

那是塑造生命的声音

神在创造时也充满灵感

一会儿创造山川河流

一会儿换换手创造人类

但美好的命运

并不都指定给善良的人

经常也会被邪恶的人攫取

但也无奈万物皆如此

威武的守护神并没有司职

美好的灵魂升天而去

黑暗法度深藏不露

如同时辰不紧不慢

如果人类正义

神灵护佑他们

如果人类邪恶

神灵就让灾祸降临

太史曰,国之将兴神灵降世

是为了考察他们的德行

没有德行,却身居高位

迟早会成为他们的灾难

如果罪恶尚不深重

抓紧使你的万民高贵

而民众也会赋予你

适度神圣的意义

巨大的河流穿过春秋

平静得好像寿终正寝

古代的人用城墙围起一个国

而他们的家则是天下

我虽看不到他们神圣的容貌

因为渴慕仍能将死者唤醒

忠言者离开时

留下身后粗蛮的时代

直到若干年代之后

他们成为了圣人

后来的君主才幡然醒悟

把他们捧到庙堂之上

我的命运并非如此

吉人自有天佑

只有在黑暗中

我才感觉到诸神就在身旁

所有天上的神,地上的英雄

以及英雄的恋人,送快递的使者

在黑暗中齐聚

宣告自己的新生

世界上从来不缺完美的人

缺的是无畏和同情

真心和正义

在你迷茫的时刻才珍贵

给他们对你真实的力量吧

从此你不再责怪任何人

成千上万的手握在一起

你相信真有神助

听说婴孩夜里都加餐

思想者都在夜间思考

何不把思想扎根在黑暗中

最肥沃的土壤莫过于此

冷静寂寥的美妙

如灰烬中的生命之火

黑暗让人向内追求

自己以及自己的心

才是一切一切的根源

才是我的阳明时刻

只有星辰沉落

太阳才会升起

这是不是说白日和黑夜

将会永远对立?

这个问题留待下回再说吧

天亮以后并不便于思考

神微微睁开眼,黎明来临

辽阔原野上旭日东升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03 邹进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

郭力家 | 远东男子

血液让我忘了冬日临头

目光覆盖雪野

阵风苍茫得失去了归宿

差不多什么都走进了我的眼睛

就是无法察觉岁月如何寒冷

冰刃彻骨也不回头

远东男子

远东男子站起身就是一棵千年铁树

习惯了

以微笑轻嘘致命的酸楚

无数回寒流逆转

逼我黑发疯狂倒倾

三千里冰封

你要记住

我的名字忧伤得

什么也止不住

落木背叛我

像整个秋天? 像悠扬的情爱

解不开一个人的脚步

多么旷世孤独

妈妈用白发抚我醒来

孩子呵你到了一个人上路的时候

这时候身后

我不懂少女和城市为什么

纷纷飘进霓虹灯光中

再也捡不起一双眼睛配得上明了

为什么出走

远东男子

远东男子你要缩紧胸口

纵然收回了流亡的血泪

也算不上一次像样的复仇

泥土

泥土的沉默搅我骨骼挫痛

早就懒得再等

任何一秒钟

走吧弟兄

与人生的较量里

除了你还有谁敢与

死亡为伍

见不得少年泪少年梦

父亲古老而颤抖的双手

扔出我双臂

石碑也龟裂得血水倒流

早就到了这样的时候

宁愿天下失去纷纷泥土

受不了地上没有铁骨英雄

远东男子

远东男子呵

轻抚你胸口岩石交错

时间才明白谁人在

断头台上教断台先送掉了头颅

说过了用不着别人

目送我上路

是哪一刻的幽径温情种种

是哪一位女子为我泪水缤纷

叹一口气天就黑了

黑夜深深你

能不能载动

一叶流浪的孤舟

目光迎刃是为了

准备蔑视一个时刻

血泊轻旋逼人预感

绝地呼声迟早会传到千年以后

配我抚爱的除了你

还有哪双手

轻轻重重

远东男子

远东男了已经上路

穿一件漏风的旧衣衫

去吧就这样

从容人生

一个男子呵

在远东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04 郭力家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

任白 | 有一天

有一天,你过河入林

美杜莎的发辫在深秋飒飒舞动

你知道目光总会被劫掠

总会随时间弯曲

并从背后追上自己

给垂老的肩头致命一击

但你还是想再走得远一点

就像一支箭矢

渴望在坠落之前每一个灰尘的云朵上

屏息凝神

足够找到一声最明亮的叹息

为自己送行

太阳升起来了

你挺挺脊背

看见自己的影子变得又僵又直

是的,你输的很惨

但是你的姿势很美啊

常春藤诗丛 | 吉林大学卷(一)05 任白

(未完待续)

来源:陈斋新韵诗微信公众号

声明: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相关文章推荐
  • 关键词阅读
  • 关键词:
  • 娱乐
  • 新旅行
  • 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新闻专题

阅读全部

人气活动

阅读全部
公司简介|报社简介|发行站点|联系我们|LOGO
版权所有:新文化报社  内容所有:新文化报社 / 新文化网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19002229号  吉B-2-4-20080044  
新闻中心: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2120180022
客服电话:0431-85374314     客服邮箱:671117017@qq.com    新闻热线及举报电话:0431-96128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12377    经营性网站备案:2012061201
Copyright@ 1998 - 2019 www.x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