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数字报 房产 健康 论坛

女生画画月入10万被指替父受贿 官方:其父非检察官

2018-04-12 09:01 来源: 网易
编辑:宋育格

(原标题:女生卖画月入十万其父身份遭质疑 检察院:其父为司机 不存在变相受贿 |沸点)

 

新京报快讯 福建顺昌女生潘绫莹,通过网售出售自制肖像油画,最高时可月入十万,并帮助父母购买住房。事件引发关注后,潘绫莹及其在检察院工作的父亲引发质疑。今日(11日),福建顺昌县检察院回应称,潘绫莹之父为检察院合同制职工,岗位为驾驶员,不存在“利用检察官身份变相受贿”一事。

连日来,有媒体报道称,福建南平市顺昌县的90后女生潘绫莹,通过在家里卖定制肖像画,淡季时可月入3万,旺季时更是能月入10万,仅用2年时间,就为父母买了一套大房子。

90后画画月入最高十万,潘绫莹成为焦点人物。新京报记者在潘绫莹的实名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看到,潘绫莹的油画,主要为定制肖像油画,单品售价在千元至数千元不等。

有声音指出,潘绫莹的画并非完全手绘,而是打印后上色,有作假之嫌;每个月能够出产三十多幅作品,仅靠个人难以达到这一数量,怀疑有团队作业;除此之外,有网友称,潘绫莹之父在当地检察院工作,所谓“卖画”,有替其父受贿嫌疑。

对此,潘绫莹之父潘高弦告诉新京报记者,房子总价60万元,其中女儿出了一部分,其他为公积金贷款。自己确实在检察院工作,但并非检察官,而是司机。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潘绫莹,其表示,网传对其油画作假的指责不实。对于部分网友提出,潘绫莹从未公开发布作画过程,潘绫莹表示,较少拍摄绘画过程,是因为“没有专门做视频媒体,这块所以拍得很少”,“那些叫我拍视频的人从头拍到尾的人有没有想过,一幅画工期那么长,怎么可能让我妈妈给我从头拍到尾。”

今日,福建顺昌县检察院回应称,关于部分网友举报潘高弦利用检察官职务之便,帮助女儿潘绫莹销售作品,变相受贿一事,经调查后,认定与事实严重不符。

顺昌县检察院称,潘高弦系合同制职工(驾驶员),不是检察官,不存在利用检察官职务的便利;其女潘绫莹2015年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成立画室,通过微媒体开展经营,任何经营活动与检察院无关;潘家原住房建于80年代,面积50多平方米,为改善住房条件,于2016年底公积金贷款购买新房,面积128平方米。

新闻延伸:90后美女画画月入十万,两年为母亲买套房?真相没那么简单

这几天,月入10万的90后美女画家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晨报记者 | 宋奇波

有报道称,福建南平的90后姑娘潘绫莹,通过在家里卖定制肖像画,淡季时可月入3万,旺季时更是能月入10万,仅用2年时间就为父母买了套大房子。

作为看热闹的外行人小编,看看她的画,觉得还挺不错↓↓↓

但是,网友的热议中夹杂着为数不少的质疑。有很多学美术的网友表示,潘绫莹的不少画看起来不是手绘的,更像是打印出来后再用画笔润色的;也有淘宝店主向晨报记者爆料称,潘绫莹有一段时间从她的店铺里拿画;更有人表示自己曾是潘绫莹的客户,当时潘卖给他的画就是拿别人的画冒充的。

带着这些质疑,晨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个陷入舆论漩涡的90后姑娘。

质疑者:众多自称学过美术的网友,表示一眼就看出了打印画。

以下是网友的一些评论

@B教授:这根本就不是画画好吗?这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画笔随便画几个笔触,再摆拍。

@子曰蘅瑾:这是打印画,某宝上一张几十到一百,骗骗外行可以,良心不会痛吗?

@膝盖头骨粉碎机:调色盘用的都是月饼盒,就算是打印画也是我见过最差的,毁型毁脸毁光影,有个小两口的合照接吻嘴都直接拉成吸盘了。

所谓“打印画”

就是将照片打印出来,在照片的基础上加些手绘的笔触,看起来像是用画笔画出来的,几分钟就能做好,并不需要绘画功底。

晨报记者:有不少网友质疑你的画是打印画,对此你怎么回应?

潘绫莹:我从2015年9月开始画肖像画,到目前为止已经画了400到500幅画,如果我是打印的话,明眼人都是能够看出来的。这种欺骗的东西,他们可以直接报警,我也不可能做这么久。

画画这个行业本来就比较难做,别人看我做的比较好,就容易心生妒忌。网上的质疑,很多都是来自自己过的不好又见不得别人好的同行的恶意诋毁。

因为一直有同行盗用我的头像和图片冒充我,所以我很少把创作的步骤图发到网络上,但只要客户有要求,我都会提供不同阶段的步骤图,这些就能证明我的画是我手绘的。

晨报记者:你能保证你的画都是你自己一笔一画画出来的吗?

潘绫莹: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自己家里画画,一个帮手都没有,连销售、售后这种都是我一个人在做。

晨报记者:有网友提出,你可以通过直播完成一幅画的全过程来回应质疑,你自己有这个打算吗?

潘绫莹:我觉得没必要,我在微博里发过不少我做画过程的视频,包括一幅画刚画到一半的视频。我还开了抖音账号,里面有很多我做画过程的视频。

我其实都不想跟他们解释什么,相信我的人就会选择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也没必要跟他们多解释。

晨报记者:有不少网友对你旺季时1个月完成三十几幅画的工作量提出了质疑。

潘绫莹:我油画画得比较多,一幅油画的制作周期大约是35到40天,但这是包括大量的晾干时间的,实际用在一幅油画上的绘画时间大约是10个小时。

一幅油画第一遍上色需要2个小时,然后晾干需要1个星期,晾干期间我就去画其他的画了,所以我可以同时画好几幅画。

但1个月完成三十几幅的情况,也只有在旺季的时候会出现,那段时间我每天要画十几个小时。

质疑者:陈女士,彩铅画淘宝店主。她告诉晨报记者,潘绫莹曾在她的店里买过不少画。

以下是陈女士的讲述:

我是画彩铅画的,在淘宝上有家店铺。2016年的时候,潘绫莹做过我的代理,持续了半年左右。所谓代理,就是她可以拿着我的画去外面做宣传,拉了订单从我这里拿画,但必须说明我是作者。

那年10月份,我偶然发现,她把我的画说成是她自己画的,而且花300元从我这里拿的画,卖给客户的价格是1500元。为此我们起了冲突,她给了我的店铺十几个差评,几乎毁了我的淘宝店,之后我们就没有往来了。

事情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我当时会在贴吧发布自己的画作,她的一个客户看到后,发现“撞画”了。因为定制肖像画都是照着客户发来的照片画的,那幅画是一对新婚夫妇拿着结婚证的合影,所以客户一下就看出来了。这个客户和我沟通过之后,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我后来才知道,她一直把我的画说成是她自己画的,还会用我的画拍一些摆拍照片发到微博上,假装自己在做画,旁边还会放一堆没有用过的铅笔。我觉得这种做法很过分,涉嫌侵权,就要求她撤销图片,她不同意,我们就闹翻了。

闹翻后,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去找其他的拿货渠道。但通过她微博上晒的图,彩铅画我还算是个圈内人,一看就知道,很多是打印的彩铅画,就是打印完之后,再用彩铅做一点笔触出来。

她的油画,我听一些画油画的朋友说,有一部分是她自己画的,但很大一部分是分步骤机械喷绘出来的,可能喷完之后,再用画笔抹几笔,让它看起来更像是画出来的。

我能确定当时那个代理就是潘绫莹本人,我们之间的纠纷在淘宝售后介入后,我跟她通过电话,电话里就是她的声音。

晨报记者:有一个画彩铅画的淘宝店主向我们爆料称,2016年的时候,你做过她的代理,还拿她的画冒充是你自己的画。

潘绫莹:我没有做过代理。但那时我自己收过代理。

有个代理用我的作品和微信头像去接单,接了单后没从我这里拿作品,而是去淘宝那里买便宜的,再转卖给别人。可能那个淘宝店主把那个代理错认成是我了。

晨报记者:但那个淘宝店主说和你通过电话,能够确定是你本人。

潘绫莹:我不认识那个淘宝店主,更不可能和她通过电话。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事,也和那个代理说过不要再这样做。

我自己会画画,为什么要买别人的画,而且我画的还比他们好看。

晨报记者:那个淘宝店主给我的截图显示,2016年10月25日,你在自己的微博发过一张小朋友托腮的彩铅画,但你们的聊天记录显示,这幅画你是从她那里买的。

潘绫莹:我画过的画太多,这幅画我不记得了。但那个时候我单子不多,作品也不多,我微博上发的很多图片也不是我自己画的。我记得自己发过一张花千骨的彩铅画,那个画就是我在网上找的,我也没有说那个是我自己画的。

晨报记者:但是,你当时的微博有三张配图是,你拿着画笔在画这幅画。

潘绫莹:既然有我正在做画的照片,那这幅画就一定是我画的。

晨报记者:那又怎么解释,淘宝店主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这幅画你是从她那里买的?而且,她认为你做画的照片是在摆拍。

潘绫莹:聊天截图什么的,都是可以ps做出来的。照她的说法,所有的网友都可以说我的画是他们画的了。

质疑者:林先生,潘绫莹曾经的客户。他告诉晨报记者,潘绫莹卖给他的画是拿别人的画冒充的。

以下是林先生的讲述:

我是在微博上认识潘绫莹的,她当时已经小有名气了。我最初在她那边买过一幅油画,除了觉得价格贵点之外,其他还挺满意的。

后来,我们辅导员结婚,班级同学想一起凑钱送个礼物,就想到把他们的结婚证合影画成一幅彩铅画。我就又想到了潘,她的报价是一千多。

拿到画后不久,我朋友在贴吧上看到了一个淘宝卖家的帖子,发现我们买的画不是潘绫莹自己画的。我跟淘宝卖家取得联系后,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基本就确定我们都被骗了。

之后我就想向潘绫莹讨个说法,她给我的回复是,只要我们双方原来谈好了价格,她的画是从哪里来的,我管不着。

但我觉得,我是冲着你去买的,就必须要是你画的,如果你是从其他地方买的,就应该打折或者作出补偿。

因为有些事情微信上讲不清楚,她自己给了我她的手机号码,我们通过电话,我可以确定对方是潘绫莹本人。

我要求赔偿或退款,她不同意,后面就扯了很久,她一开始还会回应一下,后来就没消息了。

晨报记者:你的一个客户告诉我们,他曾经向你买过一幅一对新婚夫妇手持结婚证的铅彩画,但后来发现这幅画不是你画的,而是淘宝买来的。

潘绫莹:这幅画我知道,但事情好像不是这样的。

我之前有和朋友一起开过工作室,这幅画是之前工作室的朋友接单的,他说也是他画的。这件事我没有经手,也只是后来听说的,具体的情况朋友也没有和我说过。

晨报记者:我记得你前面说过,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干。

潘绫莹:这个工作室的情况比较复杂。

我自己一直一个人在做肖像画定制,而工作室一开始是做墙绘的。两个男的,和我一个女的,他们墙绘缺人的时候我就过去帮忙。

墙绘单子少了之后,他们也开始做肖像画定制。他们觉得用我的头像谈生意相对容易,就一直用我的头像在接单子。

结婚证那幅画,就是我那个朋友在那个时候接的。后来冒充我的人越来越多,我就离开工作室彻底单干了。

可能朋友和客户聊的时候,用的是我的头像,客户就以为是我。

晨报记者:但那个客户说和你通过电话,能确定跟他交涉的就是你本人。

潘绫莹:我的电话号码没有在网上公开,也不会随便给别人。我的客户那么多,我不可能把电话给每个人。

晨报记者:他说你们起冲突后,因为很多细节微信上说不清楚,所以你自己主动给了他电话。

潘绫莹:我不会把电话给别人的。他都说起冲突了,如果我还把电话给他,不怕他骚扰我吗?

我可以明确地说,他那幅画不是在我这里定的,而且我自己会画,也没必要找别人画。

 

 

市委书记为让儿子赚钱想了这招 一度"政绩卓著"

广东省清远市原市委书记陈家记受贿案细节近日披露:清远市委原副秘书长杨宁曾在职务调动上有求于陈家记,陈家记便要求杨宁介绍其主管的工程交给其子承揽,并且在杨宁的帮助下,陈家父子获贿赂款600万。

 

声明: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相关文章推荐
  • 娱乐
  • 新旅行
  • 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新闻专题

阅读全部

人气活动

阅读全部
公司简介|报社简介|发行站点|联系我们|付费推广|网站地图|LOGO|黄页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内容所有:长春新文化网 / 新文化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  
新闻中心: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运营中心: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锦河街155号 东北亚文化创意科技园图书馆三层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客服邮箱:service@staff.xwhb.com    新闻热线:0431-96618    官方微博:新文化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12377    经营性网站备案:2012061201
Copyright@ 1998 - 2011 www.x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