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数字报 房产 健康 论坛

(网络媒体走转改)等!17年失散父子昨日终团聚泪!

2018-01-15 09:32 来源: 新文化报- 新文化网
编辑:yangliu

父子相见一刻,前排左一为满仓(满仓身后穿红衣者为其妻子),左三为满仓的父亲,左四为满仓的儿子 新文化记者 王强 摄

盛长久在焦急地等着儿子一家回家

2018年1月14日,失散17年的父子终相聚 本组图片 新文化记者 王强 摄

家里的亲戚都来接满仓

满仓为父亲盛长久点烟

宝贝回家志愿者来接站

白城市老盛家失散17年的儿子满仓昨日回家啦。短短几天,满仓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会有什么反应?这17年来满仓是怎么过的?一个10岁的孩子如何在社会中生存?他的人生被谁改变了?

A03版   新闻回放:

   2017年10月27日,白城市老盛家接到一通来自松原的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宝贝回家网的工作人员,帮助他们找到了失散17年的儿子。盛长久介绍,2000年前后,10岁大的儿子因逃课被老师批评了,让他回家找家长。他脾气不好又好喝酒,平时会打骂儿子,因此儿子这次根本不敢回家告诉父亲逃课的事,之后就离家出走了,这一走就是17年。盛长久在所住地内蒙古根河市周边寻找十年无果,一直也不敢搬家,生怕孩子有一天突然回来找不到家门。2013年左右,住的地方被拆迁,盛长久无奈之下回到白城老家,没成想儿子居然找到了。  

14日晚上,满仓(盛长久的儿子)结束了一天的忙碌,认亲、饭局、家常……亲戚们也都散去,他终于可以暂时静下心想想这一切了。短短的几天时间,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莫名其妙”多了几十个亲戚,印象中父亲的身影逐渐清晰,自己找到了家、找到了根,只是看着眼前陌生的熟人、陌生的房子、陌生的口音,他显得有些茫然。

回放归来的镜头……

接站

亲戚热泪盈眶 满仓略显不适

   时间回到13日晚上6点20分。

满仓带着妻儿踏上了开往白城的火车,再有16个小时他就会见到自己的父亲,那位他曾经十分惧怕以致于让自己离家出走的父亲。17年不曾联系,虽然已经视频过,但父亲是否还是当年的父亲,脾气如何、还好喝酒吗……这些他都不知道,但也没有多想,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心里却没有明显的情感波动,“是不是太平静了?”他自己也不是太理解,用他自己的话说,找到了就是找到了,剩下的事慢慢来吧。

14日10点左右,白城市的天空飘起了雪花,风不大,雪花就显得格外轻柔,白色总会给人带来一种宁静的感觉。火车站前一抹鲜艳的红色煞是亮眼,他们是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们,早已准备好了欢迎满仓回家的横幅。作为迎来送往的地点,车站前有不少人抻着脖子向出站口内观望,人群中有几个人格外着急,一会问问身边的人,一会打打电话。

10点45分左右,一位身高有一米八、身材健壮的男子带着孩子从出站口走了出来,满仓的家人一拥而上,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他们一家三口。看着眼前的人群,满仓愣了一下,有些不适应。站在他面前的家属有的人眼睛已经湿润,一直拍着满仓、上下打量着,“满仓,这位你得叫姐,这位你得叫……”满仓只是机械地答应着,微微低着头,时不时看一下眼前流泪的亲戚。此时的盛长久正在家中等待儿子的归来,原本因腰伤不便走动的他不顾亲戚劝阻,非得走出家门百米准备迎接,家中聚集了几十位老盛家的亲戚。

到家

父亲一把搂住儿子 满仓眼角有些湿润

   11点,盛长久得知儿子已经快到家门口了,他站在路口处不住地来回踱步,双手揣进裤兜又拿出来揣进衣兜,眼睛始终望着进家门的必经之路,眉头紧锁着,看起来非常严肃。11点05分,满仓从车上下来,盛长久一把搂住眼前一米八大个的儿子,两个男人的头紧紧靠在一起,“儿子,我这辈子的眼泪都是给你流的。”抬起头时,他的泪水已经流到了嘴角。其他亲戚一拥而上,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此时的满仓表情依然很平静,只是眼角有些湿润,嘴唇动了几下,可声音却被雪花淹没了。

一进家门,不足50平方米的房间内一下子变得十分拥挤,一部分亲戚忙着看满仓,一部分亲戚忙着看满仓的妻子和儿子。满仓的妻子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个跟着长辈认亲,满仓眼角的泪水已经看不清了。盛长久忙忙叨叨地安排着,一会想拿水果,一会想拿水,一只手始终抓着儿子的衣服。

满仓的目光时而扫过众多亲戚,时而看一下激动的父亲,最终总会落在咿咿呀呀的儿子身上。看着眼前冒出这么多人,满仓的儿子有些害怕,尽管在妈妈的怀里,却总是向父亲(满仓)伸出双手。

简单的寒暄后,家庭询问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好奇,17年间满仓是如何生活的?一个10岁的孩子如何在社会中生存?

满仓坐在炕头,开始讲起了自己的经历,还未开始,盛长久就出去了,在家门口,雪花依旧在飘着,他点了一根烟。

打开回忆的匣子……

1

一条入京的铁路

   “什么时候离家出走的我还真记不住了,只记得是一个秋天,印象中天气有点凉,那时候我应该十多岁吧。”时间太过久远,一个十几岁孩子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能记个大概。对于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满仓说只记得跟上学有关,那时候在他看来不叫离家出走,就是不想回家,或者不敢回家。直到现在,他记忆中的父亲仍然是那个身材高大,脾气暴躁,好喝酒的男人,打起人来丝毫不会手软。

“我家附近有一条铁路,我记得当时我就一直顺着铁路走,要去哪,干什么,我也没啥想法,就是稀里糊涂地走着,走着走着就看到一群人上火车,我就跟着上去了。”满仓说,火车上人还挺多,他找了个座位一直混到终点。在车上,他吃着别人施舍的东西,困了就睡,大概过了两天,他到了北京。

2

一年要饭的日子

   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的活动范围始终在北京的火车站附近,当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后来才陆陆续续从他人口中得知,这里是北京。要说在北京的日子里有什么事是他印象深刻的,满仓说,就是要饭。“其实下车之后我就后悔了,想回家,但不知道怎么回家,就只能在火车站溜达,嘛儿事没有,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吃什么。”

那时候,他最喜欢上火车站的二楼,因为那里有几个好心人会给他吃的,附近也会有好心人施舍他吃的,不过时间总是在晚上,比如一天下来,包子铺的包子有剩余,老板就给他两个。满仓记得北京的火车站里有许多小伙伴,那里有几个与他一样的孩子,他们逐渐聚在了一起,偶尔会互相提醒哪里有吃的。一年的时间里,身边的小伙伴换了许多,有些人走了就再也没见过。总会有人告诉他,“别搭理那人,不是好人。”“小心点啊,他是坏人。”说实话,那时候的满仓并不知道什么是坏人。

3

一次跟风的逃跑

   在北京的“好日子”过了一年多,满仓被送到了河北廊坊,他的根据地变成了廊坊火车站。“刚到廊坊的时候也是流浪,嘛儿也不干,那时候年纪太小了,也不知道干活,也没人找我干活,所以还是要饭吃。”时间一天天过去,满仓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开始能自己“挣”饭吃。

由于长时间流浪,满仓说自己成了那的名人,附近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到夜晚就会有不同的人找到满仓,给他“活”干。“我那时候就知道,晚上在外面的一定不是好人,有些人就给我开锁设备,教我开锁偷自行车,有时候一晚上能偷三四辆。”在那个年纪、在那种情况,满仓并不知道“偷”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完成别人交代的任务,他会有饭吃,而且是炒菜和米饭。

满仓说,后来他被一些人带走了,算是被控制起来了。“我刚被带走时就被打了一顿,打得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就被要求要饭、要钱,然后给他们。那时候我们有好几个小孩,有的比较惨,都残疾了。”

如何离开那个控制他的地方源于一个巧合,满仓记得那天很冷,有人带着他们几个小孩准备去乞讨,途中与其他车辆发生刮蹭,车上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孩子看大人都下车了开门就跑,他也就跟着一起跑。人生地不熟的他本能地躲进明珠大厦内,这一躲,再一次改变了他的人生。

4

一个好心的男人

   “那时候附近有个修自行车的叔叔就已经认识我了,他把我带到了他家,在他家生活了一段时间。不过人家也是有儿有女的人,没法收养我,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我可以靠自己生活了。”满仓记得,那时候他应该十八九岁了,改变他一生的男人姓苏,大概30多岁。

满仓说,现在和对方还有联系,用他的话说,“怎么可能忘记他。”

“我那时候在一家玻璃厂工作,干了大概六七年,后来厂子黄了,叔叔又给我介绍到天津工作,跟人家学卖花。后来我就一直在天津,现在在花鸟鱼城里开了一家花店。”生活逐渐稳定,直至娶妻生子,但他的儿子始终没有户口。2014年年底,他在网上了解到宝贝回家网,2015年正式注册信息。这期间,志愿者曾经帮忙查询到他童年生活过的根河市,只是那时候父亲已经不在那了。

5

一通陌生的电话

   近期,志愿者帮他找到父亲的时候,他还不敢相信。“大概上星期吧,志愿者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有嘛儿情况呢,说找到我爸了,还给我我爸的电话。”满仓说,看着手里父亲的号码,他始终不敢拨通。犹豫了两天,最终还是父亲先按耐不住给他打电话。“我爸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一看是白城的号,还以为是顾客呢,后来对方说是我爸。”回忆起通话的情况,满仓说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父子间的谈话以沉默居多。满仓说,如今找到了家人,下车后一看到父亲心中确实有些激动,只不过毕竟分离近二十年,有些东西得慢慢来。“顺其自然吧。”

■白城警方:

等DNA鉴定结果

   对于满仓童年的经历,他的妻子表示也是第一次听说。“他在家从不讲这些,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不说,我也从不多问。”妻子说,结婚那天,她的母亲还埋怨,喜庆的现场基本都是自家亲戚,满仓家只来了一位叔叔,就是那位修自行车的苏先生。

在盛长久一家团聚的这天,当地警方也赶来进行祝福。“虽然他们父子之间已经相认,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DNA鉴定结果,所以剩下的事还需要等鉴定结果再进行。”

满仓:恨?以前不知道,现在……没有。不怨他,我现在也当父亲了,我理解当父亲的感受,那时候怨我自己,是我自己走丢的,丢了就丢了吧,这么多年也都过来了。希望,以后的生活……还是慢慢来吧。

盛长久:儿子你现在认字吗?不太认吧,哈哈,我就说嘛,我就不怎么认字,我儿子怎么可能学习好,哈哈,你们说,我当时还逼他念书,哈哈……以后的日子,慢慢来吧。

在喧闹的人群中,满仓给父亲点了一根烟,说了一声“爸”。盛长久连忙吸一口,抹了几下眼睛,又一把搂住儿子,连烟都没抽。

新文化记者 马玉轩

离散17年后重聚 续

声明: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相关文章推荐
  • 关键词阅读
  • 关键词:
  • 娱乐
  • 新旅行
  • 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新闻专题

阅读全部

人气活动

阅读全部
公司简介|报社简介|发行站点|联系我们|付费推广|网站地图|LOGO|黄页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内容所有:长春新文化网 / 新文化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  
新闻中心: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运营中心: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锦河街155号 东北亚文化创意科技园图书馆三层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客服邮箱:service@staff.xwhb.com    新闻热线:0431-96618    官方微博:新文化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12377    经营性网站备案:2012061201
Copyright@ 1998 - 2011 www.x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