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数字报 房产 健康 论坛

背35万仗剑老人身份确认 谈当年出走真相:因和家人怄气

2017-11-17 09:50 来源: wmxa.cn
编辑:宋育格

西安兵马俑在线11月16日讯备受国人关注的背35万仗剑老人身份确认了,他是湖北仙桃郭河镇铁泥村的王仁才。对于当年自己的离家出走,黄云彪称,当时是因为和家人怄气,至于具体经过他没有详说。

16日中午,老人和女儿王爱萍视频认亲成功,老人和女儿双双痛哭流涕。

对于现在回想当时离家的决定,是不是后悔?老人表示不后悔。老人称这些年在成都虽然有了新的家庭,但是过得并不快乐,“在这边我就像个哑巴。”黄云彪这样形容自己在成都的生活。“我说话他们又听不大懂,他们说话我也听不来。”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http://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出走目的:落叶归根 想把钱给女儿

与王爱萍视频结束后,黄云彪向记者讲述起了这次出走湖北的真实原因。

“我都这个年纪了,还能活多久?”黄云彪擦拭脸上的泪痕,抹去鼻涕。他告诉记者,自己这次去湖北仙桃,就是要落叶归根。他拉出了床底下的两大包叶子烟——这些都是准备此前他回湖北时背上的,“我没其他的需求,就是要抽一口叶子烟。”说完他打开卷起的一包叶子烟,开始撕又卷好后,接着点燃吸了一口。

屋子里堆满了行李

“我这次去湖北,没打算回来的。”黄云彪接着说道。客厅里面还摆放了一个塞得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这也是黄云彪这次来回四川和湖北的行李,“里面全部是我自己穿的衣服。”

“以前老家的生活过得苦!”黄云彪向记者回忆道。他说,自己幼年丧母,长大后去学徒做泥工,靠着自己在村里盖了四间瓦房。“我这些年在四川卖药攒下了34.7万块钱,想拿回去给老家的儿女们。” 

仗剑老人黄云彪 图据北京青年报

不过从成都经绵阳去到湖北仙桃后,“黄云彪”老人告诉记者,离家近30年后再回到仙桃,自己在街头迷了路,“原来是横的路,现在成了直的了,迷了方向了。”

此前,湖北武汉当地救助站在救助到黄云彪时,老人自称出生于1924年,已经93岁,其随身还携带了34万元现金,称现金是照顾他多年的战友“王仁才”因车祸去世获得的赔偿金,要把这些钱送给住在仙桃的战友的儿子。其是否当过兵也曾一度成疑。随后,将其从户籍地河北石家庄接走的好友王鸿达介绍,老人曾在建国前当过兵,不过并无佐证,但对于其为战友儿子送钱的说法则表示是老人糊涂瞎说的。而出走原因则是因为和家里人闹了别扭。

11月10日,老人回到成都

在黄云彪居住的小区,对于这次他出走湖北,不少居民则表示,老人与现在的老伴杨女士(化名)大半年前就已经分开居住,最近几个月,黄云彪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生活。

“(家里)房子年代有点久,而且家里脏、乱,我们无法在屋子里面生活了。”杨女士解释道。之后,便是“黄云彪”独自在家生活。

而此次黄云彪则终于说出了这次去往湖北的真实目的。

谈当年离家:因和家人怄气离家出走

黄云彪老人携35万元“仗剑走天涯”新闻被媒体报道后,居住在湖北仙桃市郭河镇铁泥村58岁的王文清开始提出认亲,称老人自己就是其口中的“战友王仁才”,并给出了他的判断理由:长相多年未变,另外太阳穴有一个小包,右手断掉的手指等信息均与父亲“王仁才”相符。而其当年离家出走的原因则是因为与母亲刘培英发生了争执,之后离家,至今已24年。同时称,老人的真实出生年份为1938年。

对于当年自己的离家出走,黄云彪则称,当时是因为和家人怄气,至于具体经过他没有详说,“人(妻子刘培英)都不在了,说这些干什么呢?”现在回想当时离家的决定,是不是后悔?“没有,不后悔。”黄云彪老人说道,“老婆都不在了,回去也还是一个人。”

王文清

11月10日,黄云彪回到成都,红星新闻记者曾向其求证是否认识“儿子”王文清,但当时其坚称不认识,对于视频连线也表示出了抗拒,同时表示自己不是“王仁才”,“王仁才已经死了”。但对于“刘培英”却能记起,同时对于自己的几个孩子也仍有记忆。

11月16日,黄云彪再次说起了家人的情况。“有四个儿子,老大1960年的,老儿属虎,老三喝药死了,也不知道老四成没成家,第五个是个姑娘。”但记者询问其儿女们的名字时,他表示自己确实记不大清了,“年纪大了,脑筋不好了”。不过他告诉记者,自己离家的时候,“当时老二去当兵了,没在家里。”这也得到了王家老二王文金的证实。 

谈在成都:“在这边,我就像个哑巴”

按照王文清的说法,老人是1993年离家不归,之后可能改掉了名字,致使多年来一直无法找到其人,同时“王仁才”的户籍资料也已无法查询到。家人曾试图寻找,但一直没有结果,甚至一度以为他已经过世。其二儿子王文金也向记者表示,家里面过节的时候有时也会给父亲烧点纸,直到这次的新闻出现。

然而,几百公里以外的成都,黄云彪一直居住在成都八里桥附近的一个老小区。每天上午八九点的样子,他会带着自己的茶杯出门,穿过一条街后到一处茶馆坐下,要一杯2块钱的茶水坐一上午,中午会在外面吃点便饭。

左图为老人,右图为王文清妹妹 图据网络

茶馆里的人对黄云彪的印象是:“不多说话,也不打牌。”黄云彪说不上来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但他还清楚的记得,这些年来这杯茶的价格变化,“最开始只要5交钱一杯,后来到了1块,最后变成了2块,不自己带杯子的话要3块。”

“我们都喊他老黄,也不知道他名字叫什么。”在他居住的小区,居民们都称他为“老黄”,而他留给居民们最深刻的印象则是一头白色的长发以及夏冬两季的那两身太极服和军绿色的军装,以及他“什么病都能治”的草药方子。

“我在老家是姓‘王’的,到了四川这边之后,就改成了‘黄’,起了‘黄云彪’的名字。”黄云彪这样说道,不过他并没有透露改名的原因。

离家之后怎么来到了四川?他向记者表示,其实最开始自己是去的广东,“后来一个朋友带我来的四川。”接着他补充:“四川不怎么下雪,冬天不冷。”

“到了四川就没做泥工了。”黄云彪说,在四川最开始是给人看手相,之后跟别人学了做药后才开始卖药,“是跟青城山一位师傅学的。”

黄云彪在成都市成华区的住所

在成都,黄云彪有了共同生活的人,并生下一女,“我和成都的‘老伴’,是通过人介绍认识的。”“黄云彪”说道。这个说法也和此前其在成都的老伴杨女士(化名)的说法一致。

尽管在成都有了自己的手艺和家庭,但多年来,黄云彪的生活却似乎并不快乐,更多时候,生活里的他更像一个孤独者。这大半年来,家庭里的爱人和女儿也搬了出去,出走之后甚至,连两人居住的房间也单独锁了起来。小区居民介绍,黄云彪喜欢抽叶子烟,加上年纪大,生活习惯的差异可能确实对孩子的成长和家人的生活不利。

“在这边我就像个哑巴。”黄云彪这样形容自己在成都的生活。“我说话他们又听不大懂,他们说话我也听不来。”

他的生活向来独来独往。有一段时间,见着小区里有人放起了风筝,他买了一个,希望能够融入他们的老年生活,“我看到其他老人都去放风筝,就买了一个,想跟他们一起去放。”但似乎也不太顺利,黄云彪并没有坚持下来。如今,风筝也不知去向,空留这线圈架子。

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彭亮 逯望一

上一页 1 1下一页
声明: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相关文章推荐
  • 娱乐
  • 新旅行
  • 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新闻专题

阅读全部

人气活动

阅读全部
公司简介|报社简介|发行站点|联系我们|付费推广|网站地图|LOGO|黄页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内容所有:长春新文化网 / 新文化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  
新闻中心: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运营中心: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锦河街155号 东北亚文化创意科技园图书馆三层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客服邮箱:service@staff.xwhb.com    新闻热线:0431-96618    官方微博:新文化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12377    经营性网站备案:2012061201
Copyright@ 1998 - 2011 www.x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