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数字报 房产 健康 论坛

多地学校被直播 学生一举一动均被传上网(组图)

2017-04-26 11:04 来源: china.com.cn
编辑:宋育格

  网络配图

近日一款名为“水滴直播”的网络平台中出现全国多地学校的课堂直播画面,引起舆论热议。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发现,参与视频直播的学校涉及多个省份,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班均在其中,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也有学生宿舍。家长对此态度不一,有人认为这能让他们“见证孩子的点滴”,也有家长担心出现安全隐患。有学生则坚决反对,“就算是为了监督学生,结果向公众直播,也太不顾忌学生隐私了。”

专家认为,教室应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老师、学生在教学过程中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将老师、学生置于监控之下,涉嫌侵犯隐私。“很多学生在“监控”下可能会进行“自我表演”,长久以往容易导致心理问题。”

“从法律上来说,这涉嫌对个人隐私、数据安全、人身安全的侵犯。”一位律师告诉澎湃新闻,如果在未经家长同意、没有充分尊重学生权利的情况下公开直播,可以追究视频上传者的责任。

 

学校课堂画面被直播,点击量逼近4万

澎湃新闻打开该直播平台,在教育板块中发现有200多个频道正在直播,地区涉及北京、山东、河南、安徽等省份,直播范围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班,也有课外的辅导机构、美甲美容培训班等,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也有直播食堂、运动场、学生宿舍等。也有幼儿园在走廊、宿舍等各个角落里开设了直播。

  网络配图

一家幼儿园直播孩子睡觉画面。4月20日中午时分,澎湃新闻点开河南一家幼儿园直播频道,画面中有十余个学生已经躺下,窗台处还有三四位同学在玩耍。值班老师先帮躺下的孩子一一整理好被褥,接着走向窗台,逐一将学生抱过来安置入睡。

另一直播号为“10112”的直播频道将摄像头装在教室后面,截至2017年4月20日,观看量已经逼近4万。直播画面中的班级约有60余人,一位老师正在讲课,视频中只能看到学生的背影,不过仍有网友评论说:“左下的女生在玩手机”。

山东济南舜文中学、济南26中也有部分班级在该平台上开通了直播。舜文中学六年级一名老师称,摄像头是学生家长要求安装的,“跟家长反映问题的时候,家长推荐这个(摄像头)。主要是现在高年级发生的事情,以前学生不会承认,这个(视频)就提供了一个证据。其次现在护孩子的家长很多,老师跟她们反映问题,总觉得老师是在针对孩子,这样(装了摄像头后)家长更能理解老师,更能了解学生的表现。”

 

  网络配图

一所中学直播画面。“我们都有这个系统,教育部门统一装的,我们开会、培训都用这个,上课的时候也可以直播课堂。” 济南26中一名老师告诉澎湃新闻,只有系统中的老师可以看到“直播”,学生上课情况一目了然。

但上述老师并不清楚课堂画面已被公开直播。“现在很诧异,我是点到公开(选项)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吗?这个可能是当时设置的时候,没有关注到这一块,待会去调整一下。”舜文中学老师称。

家长态度不一: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4月21日,“水滴直播”客服告诉澎湃新闻,“需要购买某品牌摄像机才能开直播,开通直播需要遵守直播公告,不可违规……观众打赏的话,机主就有收入,(打赏)肯定是有多有少的,平台互动多、声画清晰的直播较受观众喜爱,打赏相对就多一些”。

据介绍,当顾客购买摄像机安装后,需要下载一款该品牌的摄像软件,注册登录后,选择“连接我的摄像机”,就可以在手机上实时监控室内的画面。这些画面可以通过链接的方式发给想要分享的对象,也可以直接在“水滴直播”上进行直播。上述工作人员称,“不愿意给别人看,在开通直播时可以设置。”

“当时就有家长反对,不过现在很多学校都在用,尤其是幼儿园。后来家长会讨论之后,同意安装。”上述山东济南舜文中学老师告诉澎湃新闻,摄像头安装了一个月之后,学生在纪律方面的表现“好很多了”。“我们学校是六年级先开始装的,其他年级感觉挺好,也都准备装。问题是话筒的声音不太响亮,清晰度不是太高,但基本上能够看清楚。”

澎湃新闻在直播互动中发现,许多家长纷纷表示支持直播,有人称“直播有‘毒’,有时间就拿出来看”;“抢个沙发,有了这个直播可以看到儿子学校的一举一动了。感谢学校给怎么好的条件”。

“非常实用,非常好!”有家长告诉澎湃新闻,“家长支持直播,因为可以看到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

孩子在河南三门峡某幼儿园就读的一名家长称,她支持学校向家长实时直播孩子在校情况,但“反对”将画面公开,“不安全,感觉哪里都不安全,比如说孩子的隐私,中午睡觉的时候都是要脱衣服的,孩子的一举一动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这换成哪个家长都不会同意的”。

学生在监控下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当澎湃新闻问及公开直播课堂会否侵犯学生隐私权时,河北邢台一中老师回复称,“说得在理,我们会尝试改为邀请观看的。”随后,澎湃新闻发现该直播地址已经无效。

济南舜文中学老师在了解到自己班级是公开直播后,也表示会跟客服人员联系,目前水滴直播平台上也找不到该校直播画面。“目前舜文中学仅六年级装有直播摄像头,初中年级老师觉得不错,也准备装。学校的态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对,因为别的学校也有。”

 

  网络配图

一名学生在直播平台上向澎湃新闻表达了自己对“课堂直播”的不满,“你们那会儿没有吧?现在有了也不是什么好事。监视学生有什么意思?一点自由都没有。”

“在教学中利用这些技术的前提是尊重老师自主教学权和保护学生的权利,否则会适得其反。”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4月24日告诉澎湃新闻,在得到老师、学生同意的情况下,将上课画面分享给其他班级、学校,这是“在线教育”,但将教室甚至寝室画面全天候公开直播,显然不妥。

“教室应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老师、学生在教学过程中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将老师、学生置于监控之下,涉嫌侵犯隐私。”熊丙奇认为,很多学生在“监控”下可能会进行“自我表演”,长久以往容易导致心理问题。

上海明庭律师事务所律师周铭认为,“课堂直播”或有学校管理及家长了解孩子情况的需要,但在法律及安全上均有问题。

“上课画面流传到社会上,首先对学生及家长都有安全隐患,特别是小孩子的肖像、影像及其他信息,比如就读学校、班级,在学校做了什么事情,不宜出现在公开平台上。我想也没有哪一个家长希望自己孩子的个人信息让陌生人知道,”

“从法律上来说,这也涉嫌对个人隐私、数据安全、人身安全的侵犯。”周铭告诉澎湃新闻,“哪怕有一个家长不同意,其他家长及学校都不得将关于学生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平台上。即便家长同意上传,从安全角度考虑,也最好是在班级、学校层面”。“如果在未经家长同意、没有充分尊重学生权利的情况下公开直播,可以追究视频上传者的责任,比如学校或直播平台。”

上一页 1 1下一页
声明: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相关文章推荐
  • 娱乐
  • 新旅行
  • 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新闻专题

阅读全部

人气活动

阅读全部
公司简介|报社简介|发行站点|联系我们|付费推广|网站地图|LOGO|黄页
版权所有:吉林盈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内容所有:长春新文化网 / 新文化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5000336号  吉B-2-4-20080044  
新闻中心: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运营中心:长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锦河街155号 东北亚文化创意科技园图书馆三层
客服电话:0431-85898000     客服邮箱:service@staff.xwhb.com    新闻热线:0431-96618    官方微博:新文化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12377    经营性网站备案:2012061201
Copyright@ 1998 - 2011 www.xwh.cn All Rights Reserved